点击关闭

编纂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辞书需要互联网-壹电视新闻台

  • 时间:

青川疫苗风波通报

不過,隨之而來的問題是:辭書需要互聯網,但互聯網需要辭書嗎?

歷經千百年的發展,帶着「互聯網基因」的辭書,終於有了互聯網這塊豐沃的土壤,理應長得更好、長得更快。當互聯網辭書這棵大樹高聳挺拔的時候,生長在它腳下的那些雜草,自然就不會遮蔽我們的視線了。

今天,辭書的修訂更新也變得更容易。重要的辭書,從《辭海》到《現代漢語詞典》,無論是解釋古語的,還是收錄今詞的,大多需要不斷修訂。對於一部紙質辭書來說,修訂周期短則三五年,長則十幾年,如此漫長的等待,到新版問世時,當初的新知有的已變作舊聞了。把辭書移植到互聯網上,就能實現隨時隨地更新。擁抱互聯網,改變着辭書的傳播生態、編纂生態。

辭書的「互聯網基因」,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對於網絡閱讀,人們常常有「碎片化」的憂慮,而辭書恰是由眾多「碎片化」的條目組成的,並且也是供人們「碎片化」檢索使用的。因為有了數字化,因為有了互聯網,辭書檢索變得非常簡便:只要把那個字、那個詞放入搜索框,輕點一下鼠標,古音、今音,古義、今義,例句乃至翻譯,都可以同時呈現在眼前。

通過搜索引擎勾連起來的互聯網世界,是一個龐大的知識庫,某種意義上可以視作一部辭書。雖然豐富無比,但也內容龐雜。即使是查詢網絡百科,由於「開放編纂」,也會讓你遇到真偽莫辨的難題。當你輸入一個關鍵詞,得到成千上萬個結果,逐一閱讀、辨別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有時會讓你覺得還不如去查檢一部權威、精當的紙質辭書。

前不久,有關《現代漢語詞典》推出APP版本的消息引發關注。相比于其他紙質圖書,辭書的數字化、網絡化顯得更為迫切。

將眾多看似「碎片化」的條目集納到一起,無異於對一個知識體系進行描述。在一個知識領域內,如何提煉、篩選詞條,如何編排,如何釋義,需要具備這個專業領域的素養,也離不開辭書編纂的學問。漢代許慎編纂《說文解字》時,講究「分別部居,不相雜廁」。當編者把含有相同偏旁部首的漢字羅列在那裡的時候,其實不僅是「分別部居」,便於查閱,而且也揭示了那些相同偏旁部首漢字間的相互關係。

今日关键词:杨紫名誉权案胜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