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相关文章

1月26日讯 据深圳市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消息

战胜病毒,武汉加油,武汉的JR们加油,中国加油!

2020年01月28日

曼联的管理层没有帮助俱乐部引入出色的球员

“我无法改变曼联的老板,其他人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但是我很难理解,为什么在弗格森爵士离开之后,为什么曼联的高层一直相信俱乐部的管理层能够帮助球队完成重建。”

2020年01月21日

还将遵从全明星教练团队、队医及俱乐部的安排来决定是否登场全明星正赛

周琦于12月29日对阵青岛的比赛中腰部受伤,至今已缺阵4场比赛,根据新疆官方消息,还无确切回归日期。同时,根据CBA著名记者苏群透露,韩德君将代替周琦参加与易建联全明星1V1比赛。周琦本赛季代表新疆出场21场,场均可以贡献21.4分11.8篮板1.9助攻2.6盖帽。

2020年01月12日

鲁能俱乐部在基地内举行了一年一度的赛季媒体恳谈会

同时,鲁能方面表示,未来一季,俱乐部上下会继续立足青训,扎实做好青训工作。2020赛季,鲁能将全力踢好足协杯和联赛,同时一定全力支持好各级国家队的备战工作,输送好人才以及做好后勤保障。

2020年01月08日

恒大俱乐部把所有外租球员都召回了球队

恒大队将会在1月7日前往迪拜冬训,除非恒大老将们已经找好下家并且愿意转会离队,否则如无意外他们都会参加球队冬训保持状态。

2020年01月07日

阿尔滨时期与外援的诉讼结果都在由大连人俱乐部承担

万达运营球队两个赛季后,突然在声明中提到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大家这才意识到,情况原来很严重。通过天眼查、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可以公开查到的信息表明,阿尔滨时期与外援的诉讼结果都在由大连人俱乐部承担。其中,与原法国国脚瓦罗的肖像权官司一直打到去年10月份,俱乐部的两个账户也是因此被冻结的。

2020年01月04日

这件概念球衣具有受俱乐部所在城市历史启发的元素

3、2024/2025赛季 作者:LOSDEJOS

2020年01月03日

1月归队后俱乐部第一项工作是给队员查体

当然,随着足球理念的逐步升级,如今本土教练的体能训练也不再是过去的“一天跑圈一万米”、最后把队员两腿跑成“直棍子”那般简单粗暴,体能训练多半是结合球进行。而且,相比于俱乐部,国家队体能储备的重视程度、训练手段和质量还是有优势的。这也是对于恢复国家队冬训很少有俱乐部反对的原因之一。

2019年12月28日

救人的这位门店老板是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刚退役的球员唐渊

唐渊出生于1989年,曾经入选过该年龄段国青队。他出道于贵州智诚,之后效力过贵州人和(现北京人和)、成都钱宝等队,后回归贵州恒丰。今年12月18日,他在社交平台上发文宣布退役。

2019年12月27日

足协要求所有中超俱乐部必须克服困难全力配合新一期国足集训

由于明年中超会提前到2月下旬开始,1月各中超球队将集中展开冬训备战。40强赛第二阶段比赛3月底开始,但国足在新主帅的率领下可能会从1月初就组织集训。对此,中国足协态度坚决:所有中超俱乐部必须克服困难全力配合新一期国足集训,入选的国脚也不能请假。

2019年12月27日

各大俱乐部官推也在今天发布了圣诞贺图

12月25日讯 今天是圣诞节,各大俱乐部官推也在今天发布了圣诞贺图,庆祝节日。

2019年12月26日

米尔纳表示:“我认为:这是俱乐部和球员双方都愿意做的事情

“在达比退役之后,我和他聊过几次,事实上我和他是同一个经纪人,所以我认识他很长时间了,对于他如何处理自己的艰难处境一事,我都无法描述得更好了。”

2019年12月26日

正式聘请著名教练朱炯担任青岛中能足球俱乐部职业队主教练

在球员时期,朱炯作为以技术见长的左前卫,是上海申花队1995赛季夺得甲A联赛冠军的功臣之一,并曾凭出色表现入选中国国奥队。1999年退役后,朱炯开启执教生涯,先是出任上海申花青年队教练,之后担任陕西中新队助理教练,2009赛季出任南昌八一衡源队主教练,率领球队夺得中甲联赛亚军晋级中超。2013年,朱炯指导与贵州人和俱乐部签约,先后担任技术总监、预备队主教练及职业队主帅,并于2017年底再度回归上海申鑫队执教。

2019年12月25日

中超俱乐部在社交平台上的流量差别很大

以西南球队重庆斯威为例,尽管这支球队在新闻数量上排行垫底,但他们没有因为关注度低而自暴自弃,他们是微博发布频次第二高的俱乐部。他们不仅是数量取胜,而是很用心经营双微平台。他们在社交平台上的语言是中超俱乐部中最活跃的,表情图案运用很到位,海报在中超球迷中极有存在感。

2019年12月22日

里昂俱乐部主席奥拉斯曾表示他放走热内西奥可能是个错误

不过,热内西奥并未关上重返欧洲之门:“里昂那段经历伤害不到我,恰恰相反,这些事情促我成长。我感谢奥拉斯主席,感谢我的工作人员和球员们。我的品格得到了磨练,我一定会在教练生涯中继续精进。或许未来有一天我会回来,没问题,里昂还是我的家。”

2019年1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