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AI换脸技术后则会方便很多-野蛮游戏-大连新闻综合频道
点击关闭

技术ZAO-应用AI换脸技术后则会方便很多-大连新闻综合频道

  • 时间:

李秉光导演去世

2AI換臉可能顛覆影視模式?

除此之外,視頻和表情等素材,除了特別聲明是ZAO跟合作方進行版權合作之外,均來源於ZAO用戶自發的上傳,ZAO不享有素材的商業版權。

今年8月2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二次審議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草案第七百九十九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利用信息技術手段偽造的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權。

在中國,這樣的AI特效電影也開始出現,在2015年,導演孫周執導的國內首部3D科幻喜劇電影《不可思異》中,就出現了由大鵬替代杜汶澤所有戲份的做法,做到了當時中國首次「特效換臉手術」。

最近幾天刷朋友圈,大家都可以發現,最火的現象級應用顯然就是ZAO這款換臉軟件了,相信很多人都已經被徹底刷屏。

在那之後,影視作品的換臉案例開始不斷出現。最近幾年最著名的就是在電影《速度與激情7》,主演保羅2013年因車禍去世時電影還沒有拍完,製作公司找到保羅弟弟完成了最後的表演,並採用CGI動作捕捉技術和保羅之前的拍攝素材完成了後期,將保羅弟弟的臉換成保羅的臉,觀眾在觀影時基本沒看出來。

這樣的趨勢已經在國內的視頻網站上逐漸冒頭,有心人應該記得,今年4月,B站UP主QuantumLiu上傳了一段長達6分鐘的視頻,採用AI+特效技術,給「哥哥」張國榮成功換臉,並且演唱了2首經典歌曲《千千闕歌》、《玻璃之情》。之後不久,又有網友做出了楊冪換臉朱茵、徐錦江換臉「海王」的視頻,在網絡上也流行一時。

具體到影視行業,AI換臉其實是件大好事,本身並不會有太多爭議存在。AI換臉涉及到的技術在未來應用非常廣泛,首先我們能想到的就是電影中的特效鏡頭。

以「僅需一張照片,出演天下好戲」為口號的ZAO今天被多家媒體爆出因為存在安全風險,其微信分享鏈接已被停止訪問,頁面顯示「已停止訪問該網頁,網頁存在安全風險,被多人投訴,為維護綠色上網環境,已停止訪問」。

在這部被稱為「首例工業級「換臉的國產片項目中,特效技術S51團隊就克服了大鵬和杜汶澤的身形差距,一年前拍攝的鏡頭無精確數據記錄等困難, 360度無死角錄製大鵬的各種表情,找到了每個鏡頭最好的解決方案。

眾所周知,目前各大網絡金融平台均有人臉識別系統,該技術應用到解鎖、打卡、購物支付等生活場景中,如果有人惡意使用AI換臉技術,個人的隱私和財產都將會受到不同程度的侵害——暫時來看,目前國內外還沒有專門規制AI換臉技術的法律法規。

當然,就像我們前文提及的,ZAO的核心技術並非什麼特別高深或者有什麼AI的背景,但是它的傳播性和對於用戶的吸引力還是讓我們不禁對於「換臉」這一技術對於影視行業的潛在影響力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我們可以斷言,未來的影視項目幾乎一定會產生這樣的質變:觀眾將無法分清哪些是真實的演員,哪些是特效替身,甚至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全特效演員的電影。

除了用戶隱私之外,還有影視肖像權的問題。「AI換臉」如果未獲得相關權利人的許可,可能侵犯視頻作品版權人享有的修改權、保持作品完整權等著作權權利,同時,還涉嫌侵犯原視頻中明星、演員的肖像權等權利。

所以,我們還是要提醒所有的影視從業人員,以及行業相關的技術人員,這一技術的使用需要得到法律的約束和保護,設計的隱私和肖像權的部分尤其要注意。如果是專業的影視作品使用應該問題不大,但是到了視頻網站上的視頻如果可以將所有的人臉也一起隨意更換和剪切的話,其帶來的後果可能就不是「娛樂」二字可以涵蓋的了。

你如果不小心看到后肯定也會覺得很有意思,轉發給其他好友,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會引發「病毒式」的傳播。

據ZAO自己聲稱,這款軟件擁有極快的換臉融合速度,豐富的素材庫以及驚人的相似度;不過可惜的是,無論速度多塊,素材庫多大,ZAO的命運恐怕很快就將終結。

經過簡單搜索后可以發現,ZAO其實是隸屬陌陌公司的一款產品,利用AI技術,僅需要一張正臉照,就可以用你的臉製作網絡上的熱門表情包,可以出現經典電影片段,跟朋友飆戲。

此外,據天眼查APP顯示,ZAO融合APP背後兩位核心成員王力和雷小亮均為陌陌(NASDAQ:MOMO)高管。其中王力為陌陌公司董事、總裁及COO,雷小亮是陌陌聯合創始人兼遊戲業務部總裁。

最早的1994年的《阿甘正傳》就率先採取了數字方式,將肯尼迪的影像填充到電影中,並調節他的表情和肢體語言。

但由於用戶協議涉嫌過度索取授權,和隱私安全方面的擔憂,在8月31日晚,其實已經有不少網友在「ZAO」的官方微博中,要求註銷賬號,並刪除其照片。

不過,研究后發現,早在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有關負責人作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修改情況彙報時,就有部門提出利用信息技術手段「深度偽造」(deepfakes)他人肖像、聲音,不僅侵害自然人的人格權益,還會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建議法律對深度偽造技術帶來的「換臉」問題予以回應。

今年初,B站UP主「換臉哥」發佈了一段94版射鵰英雄傳視頻,原本飾演黃蓉的演員朱茵的臉被用「deepfakes」技術替換成了楊冪的臉,從流出的視頻和動圖看,雖然是用AI合成的,但是整體效果十分逼真。

從本質上來說,AI換臉技術實際上是一個通過機器學習技術搭建的系統,該系統通過網絡圖庫等途徑獲取素材,然後讓機器學習這些素材中人物的面部特徵,經過反覆訓練,最後合成到影片的面部。學習樣本越多,合成的面部還原度也會越高。

這樣的換臉技術確實存在非常大的隱患,首先對於用戶人臉照片「完全免費、不可撤銷、永久、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的權利」的條款引發了外界對於隱私安全的擔憂。9月1日下午,ZAO在官方微博回應稱,會對相關問題進行修改,需要一點時間。

鑒於ZAO極大的短期影響力以及上述的潛在危害,9月2日起,「ZAO」在微信的分享鏈接已經被停止訪問,頁面顯示「網頁存在安全風險,被多人投訴,為維護綠色上網環境,已停止訪問」。

在國內,deepfakes的出現也開始深受一些技術宅的喜歡,在淘寶等電商網站上,還有專門的商家售賣AI換臉軟件的學習教程,除了詳細的操作指導之外,還附贈合成視頻成品大禮包、明星臉部素材庫、合成輔助工具、百度雲下載器等。價格在9.9到200元不等。

不過,我們在這裏應該要澄清一點:就是ZAO或者是Deepfakes運用到的換臉技術相對於專業電影行業所運用到的換臉技術以及AI級別的換臉技術,還是有很大的差別——未來,隨着AI技術的不斷演進,影視行業將會受到更多的技術性顛覆。類似ZAO這樣的換臉APP恐怕還只是一個日常應用而已。

也要注意法律邊界過去十年電影特效技術經過了飛速發展,已經能夠做到視頻換臉,通過面部表情捕捉等技術,電影特效公司可以讓演員飾演動物或者怪物,讓他們返老還童,從小變老,甚至死而復生。

1ZAO突然火爆只是偶然?隱憂大過價值大概是三天前的晚上,8月30日晚開始,「僅需一張照片,出演天下好戲」為口號的「ZAO」突然刷遍了朋友圈,大量用戶開始上傳自拍照片,把自己「變成」一些經典電影的主角,並將其發送給好友以及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麻辣娛投。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在AI換臉技術產生之前,要做一組真人扮演動物的鏡頭,或者特效化妝的鏡頭需要演員在臉上貼滿所謂的「麻子」進行錄製,而且後期製作也需要大量時間,而應用AI換臉技術后則會方便很多,而製作時間也會大幅縮短。

(麻辣娛投原創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因為開源的AI換臉軟件人人取之可用,全民換臉的惡搞狂歡接踵而至,帶來的「負面效應」也令人始料未及。在美國,Reddit、Twitter、Pornhub等網站先後淪陷,中國的B站、貼吧也被報道過換臉視頻充斥,澳大利亞、印度等國也有視頻網站用戶飽受AI換臉的困擾。

這樣的瘋狂大概持續了48小時,兩天後,截止到9月1日,有心人可以發現,在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的免費APP下載排行中,ZAO換臉軟件竟然已經佔據第一位,其火爆程度已經超越了母公司陌陌,甚至抖音等等。

專家已經解讀:「被侵權人如果已經發現網上有人利用AI換臉技術製作發佈侵權視頻,又難以聯繫上發佈者,要儘可能固定證據並報警,由公安機關偵查視頻的來源及合法性。」

更令人感到擔心的是,因為人工智能與日常生活的的聯繫越來越密切,所以一旦換臉從專業影視的PGC變成了人人可以操作的UGC, 將會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

也就是說,當民法典正式通過後,除了法律另有規定的情況,無論是否以盈利為目的,未經他人同意製作併發布換臉視頻都將視為違法!

不過,事物往往有兩面性,既然影視行業的模式都有可能被顛覆,其潛在的危害性也是無處不在——這一次ZAO的瘋狂病毒式傳播就給了我們這樣的啟示。

對於換臉技術比較熟悉的內部人士應該知道,「ZAO」使用的是開源代碼「deepfakes」,最早曾被用在情色電影中的主角換臉,結果引發了技術有罪還是技術中立的爭論。

現在,隨着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開始逐漸運用到實踐中,許多以往只被用在科技和影視產業的技術也開始普及。早在2017年,一個名為deepfakes的外國網友就使用AI技術將《神奇女俠》的扮演者蓋爾·加朵的臉,換到了色情影片女主角上。這一技術被公開后,國外網友還開發出了換臉軟件,一些政客如奧巴馬、特朗普等被迫「換臉」到各類視頻中,形象也被惡搞醜化。

今日关键词:华尔街铜牛被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