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滑坡人员-此次滑坡灾害搜救工作于7月28日23时30分结束-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

  • 时间:

苏州商业街爆炸

貴州廣播電視台報道稱,根據地質專家對搜救現場的風險評估、醫學專家對生命體征的探測等綜合研判決定,滑坡災害搜救工作於7月28日23時30分結束,經過六天六夜不間斷的搜救,共計搜救並送醫院救治傷員11人,搜救出遇難人員42人,失聯人員9人。

岔溝組跟雞場鎮衛生院隔河相望,三面環山,從發耳鎮到雞場鎮勉強容兩車通過的鄉道七拐八彎,沿途隨處可見從山上滾落的石塊和泥沙蓋過路面。「因為救援通道有限,考驗着我們救援人員的駕駛技術」,一名武警戰士說,他們運載大型機械的拖車長達17米,從外界駛往救援現場花了不少功夫。

7月23日,岔溝組山體滑坡現場。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王萬春 通訊員 李光榮 圖

參加救援的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隊戰士

「已經不能說挖了,準確地說應該是刨。」王本初說,每當挖掘機挖出衣物、床單等疑似遺體的蹤跡時,他們戴着手套在泥巴裏手刨,以保證遺體完整,給逝者最後的尊嚴。

這是新兵王本初第一次參加自然災害事故救援。貴州水城「7.23」特大事故發生后,他所在的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隊從雲南趕赴增援,連續數天的救援讓這個新兵感慨:「3天時間乾的活,比以前家裡時1個月乾的還多。」

1999年生的王本初是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隊的救援戰士之一,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救援行動。

挖掘機清開淤泥后,一名戰士手拿鐵鍬準備上前幫忙。

王靜稱,讓他把挖掘機開往哪、怎麼操作都不是問題,最大困難是晚上操作救援時還下着雨,如山上滾下石頭或再次塌方根本看不見,一旦有危險也不知道該往哪跑。「深圳滑坡、浙江麗水滑坡我都參加了救援,相比,這次現場情況更複雜、更危險些。」為此,他的大隊長崔巍就在一旁指揮守候,目的是一旦有危險時能及時喊自己的隊員安全撤退,「如果太遠的話,機器的聲音太大又聽不到」。

救援結束后舉行公祭儀式就在7月28日下午,王靜操作的挖掘機不遠處,一個大石塊發生了位移,經指揮部和現場專家組研判,部分山體又有位移的跡象。

事故發生后,駐紮在雲南的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隊立即拔營趕赴增援。

從遇難者家屬安置點看滑坡點當天下午15時,現場舉行了遇難者公祭儀式,搶險救援指揮部有關領導、救援隊伍代表、醫療衛生救援人員代表、遇難者家屬代表、當地幹部群眾代表等約700餘人共同悼念此次滑坡災害中的遇難者。

7月26日下午,在首鋼水鋼總醫院門口,直升機轉運傷者前往貴陽救治。

現場汽笛長鳴,參加公祭儀式人員佩戴白花向罹難者紀念碑默哀。

參加救援的武警某部交通二支隊戰士的腳面沾滿泥巴。

已駕駛了8年挖掘機的老兵王靜,是隊伍里第一個開挖掘機過河的操作手。小河溝雖然無水,但溝深約8米,寬約10米,從山上衝下來的泥沙填滿了河溝,「一不小心,挖掘機就會陷進裏面。之前有台挖機陷進去,弄了4個多小時才弄出來,我是搭着木板和石頭慢慢開過去的。」王靜說。

7月24日15時到達現場后,王本初他們第一批救援隊伍先爬山偵察災情。「爬了1個多小時,下着雨,腳下滑,還怕山跨了。」

一天24小時三班倒,累了就在旁邊小憩一會兒。

7月29日上午,水城縣人民政府在此次滑坡現場豎起了一塊紀念碑,上面寫着「貴州水城7.23 特大山體滑坡災害罹難者紀念碑」。

20歲的王本初一鐵鍬下去時,泥巴卻緊緊吸附着鐵鍬,拔不出來。

每當王靜用挖掘機挖出衣物、桌布、床單等物品時,王本初他們就開始做標記,判斷所埋的房屋內哪裡是卧室,以便更好地尋找被埋人員。本來他們準備了鐵鍬等工具,但一鐵鍬下去,泥巴的吸附力就使得鐵鍬無法拔出。「已經不能說挖了,準確地說是刨。」王本初說,挖掘機清開淤泥后,他們用手刨出遺體,以保證遺體的完整,給逝者最後的尊嚴。

澎湃新聞從救援現場了解到,此次滑坡災害搜救工作於7月28日23時30分結束,此次共搜救並送醫救治的傷員11人,搜救出遇難人員42人,另有9人失聯;29日15時,滑坡現場舉行了遇難者公祭儀式。

救援24小時三班倒7月23日21時20分,貴州六盤水市水城縣坪地村岔溝組發生特大山體滑坡災害事故,22棟民房被傾瀉而下的山體瞬間吞沒。

偵察完災情后,根據帶隊領導的指示,他們跟消防配合,分成三班倒。「晚上在山上干滿8個小時后,也下不來,就在玉米地鋪個雨衣倒頭就睡了,下面的一天要送四次飯,除了三餐,半夜還得送一趟。」

今日关键词:七夕情侣扎堆领证